首页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习近平治国理政活动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解读 宣传教育进行时 学习出版

定价:71.00 元 《资本论》与当代世界

  • 作者:鲁品越
  • 出版社:学习出版社
  • 责任编辑:张 俊
  • 出版时间:2019年08月01日
  • 技术编辑:周媛卿
  • 开本:710毫米×1000毫米 1/16
  • 版次:第1版
  • 装帧:平装
  • 印次:第1次印刷
  • 字数:214千字
  • I S B N:978-7-5147-0929-2
  • 语种:汉语

本书由上海财经大学鲁品越教授撰写,以《资本论》的核心思想和基本原理为根本,结合当代世界经济运行现状作出相关分析。书稿供180千字。本书以《资本论》对经济运行的基本逻辑所作的分析为基础,结合当代世界、当代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所出现的状况、遇到的问题,作出具体分析。书稿忠实于《资本论》,一方面对“资本的生产过程”“资本的流通过程”“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”从本原出发,深刻道出其中的本质,即存在物与物之间关系的地方,都揭示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另一方面运用其中的理论逻辑分析了当代中国经济运行的一些问题,从侧面印证了《资本论》是没有过时的理论智慧。

鲁品越,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资深研究员,上海财经大学资深教授,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。全国经济哲学研究会副会长,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

第一讲 时代之问——《资本论》解答的历史之谜

◎ 时代之问1:“日不落帝国”何以能崛起?——作为“强国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◎ 时代之问2:资本积累为何导致人民贫困?——作为“富民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◎ 时代之问3:资本扩张为何反而导致危机?——作为“掌舵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◎ 时代之问4:资本与社会的权力从何而来?——作为“为民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◎ 总的时代之问:人类社会将走向何方?——作为“修身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◎《资本论》的伟大意义——对“时代之问”的科学解答

一个理论能对历史产生巨大影响,一定是该理论回答了人类面临的“时代之问”。它所回答的“时代之问”越根本、越持久,越鞭辟入里,它对历史的影响就越巨大而深远。《资本论》正是这样的理论巨著。它之所以能够至今仍然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,正因为回答了自资本主义制度出世之后,整个人类世界面临的最根本“时代之问”。只有深刻而清楚地理解《资本论》到底要回答怎样的“时代之问”,才能懂得《资本论》的主题和真谛,才能理解马克思为什么要花费毕生心血写出这样的鸿篇巨制。

那么,《资本论》回答的“时代之问”到底是什么?

时代之问1:“日不落帝国”何以能崛起?——作为“强国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与泱泱中华相比,由英伦三岛组成的英国可谓“蕞尔小国”,其疆域大约24.41万平方公里,约相当于现在我国四川省的面积(48.14万平方公里)的一半。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国,在18、19世纪突然崛起,竟然占领全球各国土地,形成了全球最强的“日不落帝国”。1840年,这个小国派出的区区1万人的远征军入侵中国,竟然横冲直撞,致使清政府80万军队节节败退,最后割地赔款,割让香港岛——这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。这真是中华历史上的奇耻大辱!而那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GDP总量35%,世界第一!

如此之怪现象,其产生原因到底是什么?直接原因似乎是英国人拥有“坚船利炮”,中国的器物文明落后,技不如人。于是,大清重臣李鸿章、张之洞等人推行洋务运动。然而1894年甲午战争失败,宣告了洋务运动不能拯救中国,所以“坚船利炮”之缺乏并非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,而是落后的结果。

于是,一批忧国忧民的读书人想到,英国强大的原因是能够产生这种器物文明的社会制度。他们以为这就是英国的政治制度——君主立宪制。康有为、梁启超、谭嗣同等人“公车上书”,终于促使清朝政府实施“戊戌变法”,效仿英国建立君主立宪政体。然而这触动了封建贵族的奶酪,变法百日而终。和平改良行不通,孙中山鼓吹通过革命建立西式民主政体。然而,1911年的辛亥革命只是推翻了封建政体,而中国基层的社会结构依然故我,封建根基未灭。中国政局则从此陷入长期的军阀混战与割据。可见政体固然对中国影响巨大,却非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。

对辛亥革命的失望,使一些知识分子感到中国之弱的根源,既不在器物文明,也不在政治制度,而在于国民文化。国民文化不改,民主政治与器物文明就无法立足。于是开展了新文化运动。然而没有发达的器物文明,不改造旧的社会基层结构,旧文化何以破除?新文化何以确立?可见文化落后也非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。

那么,英国崛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中国传统社会落后的根本的原因又是什么?这是那时的中国人面临的“时代之问”。而生活在那个时代的马克思,在1853年写的《中国革命与欧洲革命》中将大清帝国与大英帝国称为当时世界的“两极”,看到了中国的落后挨打,“英国大炮破坏了皇帝的权威”。《马克思恩格斯论中国》,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,第3页。正是在中英发生了鸦片战争之后,马克思、恩格斯1848年发表的《共产党宣言》,发出了这样的“时代之问”:

“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,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,还要大。自然力的征服,机器的采用,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,轮船的行驶,铁路的通行,电报的使用,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,河川的通航,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——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?”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2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36页。

在这里,马克思把国家强弱归结为“生产力”的发展。那么,英国的资产阶级是如何能够“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,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,还要大”呢?年轻的马克思已经直觉地发现,这是“资本”力量所致。西文中的“资本”(Capital)一词起源于“牛头”,西方游牧民族常常用拥有的牲畜头数作为财富多寡的标记。母牛能够产奶,且能生育小牛,因而能够带来财富的增长。于是人们把这种能够繁殖增长的财富称作“资本”。那么,资本为什么能够像牛一样不断生产出新的财富?这正是“资本增殖之谜”。《资本论》的理论贡献之一是科学地、深刻地解答了这个时代之问。而我们中国人通过学习《资本论》,也就能够深刻理解近代中国面临的那个令国人痛心疾首的时代之问,同时也能够深刻地理解今天的中国应当如何发展生产力,建设社会主义的强国。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说,《资本论》在今天是我们的“强国之学”。

时代之问2:资本积累为何导致人民贫困?——作为“富民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19世纪的英国,国力日趋强大,英国资本家从全世界赚得盆丰钵满。按照“常理”,英国劳动者的物质生活也应当能够摆脱贫困,至少比工业化之前要好。然而事实恰恰相反:资本的积累带给劳动者的不是生活水平提高,而是日趋贫困,走向人间地狱,“没有经过任何过渡阶段就从自己的黄金时代陷入了黑铁时代”。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5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826页。

年轻的恩格斯在他花费了两年多时间的实际调查而写成的著作《英国工人阶级状况——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》一书中,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的第二十四章《所谓原始积累》中,对资本主义诞生前后的劳动人民生活状况进行了比较。工业革命之前,尽管劳动生产率低下,“绝大多数人口是自由的自耕农,尽管他们的所有权还隐藏在封建的招牌后面”,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5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824页。农民和手工业工人们还“颇为愉快地度过时光……他们的孩子生长在农村的新鲜空气中……当然更谈不到一天工作8小时或12小时”。他们会觉得“这种生活很惬意,很舒适”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1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389—390页。。然而资本的力量改变了这一切。大机器生产的价格低廉的毛织品,使这些农村手工业纺织工人纷纷破产,变成了无产阶级。机器生产需要大量的羊毛,导致羊毛价格大涨,于是封建贵族纷纷大搞“圈地运动”,驱赶农民,导致普通农牧民无耕地种粮,无草地放牧,这就是莫尔在《乌托邦》里讲的“羊吃人”的故事。沦为无产者的劳动者的唯一出路是被资本雇佣,成为产业工人。大量的无产者涌入城市,居住环境极其恶劣。“给他们穿的衣服是坏的、破烂的或不结实的。给他们吃的食物是劣质的、掺假的和难消化的。”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1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411页。资本家为了和别人竞争,必须最大限度地扩张,因而最大限度地压低工人工资。这就导致男人养不活老婆,女人必须出来干活,拿的是比男人低得多的工资。夫妻都干活还是养不活孩子,于是儿童被迫当童工。而且资本家特别喜欢雇佣童工,因为童工没有任何反抗能力,工资只是成人的1/3,有时甚至是1/10。《资本论》第一卷列举了大量的事例与数据,描述了当时的童工令人心碎的悲惨境遇。各个行业相继出台一些所谓“禁用童工”的法令,例如1842年矿业法的规定:在矿井禁止使用妇女和儿童,但这里的“儿童”仅仅指10岁以下的小孩。一旦超过10岁,就不算是童工了,可以被“合法”地雇佣,每天持续劳动14—15小时。这样的事例不胜其数。资本的“盛世”,却是劳动者的人间地狱。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小说《雾都孤儿》(1838年)描写孤儿奥立佛的悲惨经历,最后经过曲折的过程,侥幸获得了一大笔遗产才结束了自己悲惨的命运。而实际上,那时代的穷人的孩子,却只能终身挣扎在悲惨的世界中。1848年,马克思在《关于自由贸易问题的演说》中代表工人阶级发出了这样的时代之问:

“在最近30年中,我们的工业获得巨大发展,而我们的工资的下降率却大大超过了谷物价格的上涨率,这又是什么原因呢?”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1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745页。

资本发财为什么带给工人的却是贫困?马克思当年的面临的时代之问,也是当代人类社会不得不面临的时代之问。在当代发展中国家,耸人听闻的血汗工厂仍然存在。而在当代整个世界,由资本导致的社会收入分配的差距日益扩大是铁板钉钉的客观现实。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凯蒂通过对大量的历史性统计数据的分析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:从长期来看,资本收益率明显超过国民经济增长率,因而社会财富将日益集中到拥有大资本的人们的手中,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。[法]托马斯·皮凯蒂:《21世纪资本论》,巴曙松等译,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,第ⅩⅧ页。由此可见,《资本论》对这个时代之问的回答,在当今世界仍然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。《资本论》教导我们应当如何使生产力的发展服务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是我们必须掌握的“富民之学”。

时代之问3:资本扩张为何反而导致危机?——作为“掌舵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资本主义之前的人类社会曾经面临过各种危机,然而其都由财富生产不足所引起。但是,1825年发生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经济危机,打破了这个“常理”:危机的起因不是财富不足,而是因为财富生产相对过剩,超过了社会的总购买力。以此为开端,此后每隔10年左右就要发生一次经济危机,如1837年、1847年、1857年和1866年的危机。《资本论》第一卷以棉纺织业为例,列举了一次次经济危机,并对其进行了如下概括:

“现代工业特有的生活过程,由中常活跃、生产高度繁忙、危机和停滞这几个时期构成的、穿插着较小波动的十年一次的周期形式,就是建立在产业后备军或过剩人口的不断形成、或多或少地被吸收、然后再形成这样的基础之上的。”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5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729页。

是什么导致这种生产过剩危机?在马克思时代,没有人能够回答。亚当·斯密的《国富论》提出市场是一只“看不见的手”,它能够把人们追求自身利益的行为纳入增进公共利益的轨道上。因此只要放任人们在市场上的逐利行为,公共利益就能自动地得到实现,因而只可能发生市场自我调节过程中的“摩擦性失衡”,局部产品过剩则完全能够被“看不见的手”消除,因而不可能发生全局性过剩危机。然而,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打破了“斯密教条”,将残酷的现实呈现在人们面前。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并非只是带来“公共福利”,它还带来产品过剩、企业倒闭、工人失业,整个社会经济体系陷入危机。资本主导的市场的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危机?这就是马克思面临的时代之问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由于实施了凯恩斯主义,政府财政被投入社会生产系统来消化过剩产品,加上战后百废待举,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内似乎没有发生过较大的过剩性危机。于是有人说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理论过时了。然而,铁的事实彻底粉碎了这种幻想。凯恩斯主义只能奏效一时,因为由市场之外投入市场中的财政支出,最终必然还要由市场来提供,于是企业运营成本提高,投资减少。短期的政府投资增加导致远期的私人投资减少,这就是所谓“挤出效应”。于是,20世纪70年代,资本主义危机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,这就是“滞胀”: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同时发生。为了克服滞胀,资本主义国家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,通过金融自由化吸引人们购买证券,以增加社会的货币流通,用这种方法来扩大社会消费,消弭危机。然而,这种金融自由化最终导致了一系列金融危机,特别是2008年席卷全球的世界性金融危机,至今已过10年,世界仍然处于这场危机的阴影之中。可见,马克思当年面临的时代之问,依然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时代之问!

《资本论》用最深刻的理论,揭示了危机的产生根源。这是《资本论》在世界经济思想史上的伟大贡献。今天学习《资本论》,可以领悟到如何调整市场经济结构,调控经济运行,以防范经济危机的发生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《资本论》正是我们经济治理的“掌舵之学”。

时代之问4:资本与社会的权力从何而来?——作为“为民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马克思能够用人类历史上最深刻的理论来回答上述时代之问,起源于马克思年轻时期面临的另一个时代之问:法律与国家权力之谜。

文艺复兴之后,在宗教神权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的西方世俗国家,总是以公正和理性自居,自称代表符合人类本性的天然法则。然而马克思从活生生的事实中发现,这种所谓“正义”只是伪装。青年马克思在担任《莱茵报》主编期间,莱茵省议会要把穷人迫于生活而捡拾枯树的行为当作“盗窃”,是触犯法律的犯罪,马克思愤怒地讥讽道,在这样的法律中“获得胜利的是被奉为神明的林木,人却成为牺牲品遭到了失败”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第1卷,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,第243页。。马克思后来在《〈政治经济学批判〉序言》回顾自己的思想历程时说,正是这场辩论使他“第一次遇到要对所谓物质利益发表意见的难事”,“为了解决使我苦恼的疑问,我写的第一部著作是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性的分析”,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》第2卷,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,第591页。投入对法律和人们的经济利益的关系的研究中。这一使马克思苦恼的疑问,正是“时代之问”:法律和国家行政权力及其社会意识形态的本质是什么?它们的产生根源是什么?这是掩藏在社会现象背后的深层的时代之问。

这个时代之问,同样是当今人类面临的时代之问。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总是用“普世价值”标榜自己“站在人类道义的制高点”,将其制定的法律与政策奉为人类正义与自然法则的化身,以此统治本国人民,干涉他国内政。那么,这些西方国家权力的本质到底是什么?它是从何而来的?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时代之问。

马克思正是通过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,对古典经济学中的劳动价值论进行剖析,最终由他自己提出了具有全新内涵的真正科学的劳动价值论,由此找到了货币权力与资本权力的产生根源,并且在此基础上,成功地回答了前面3个时代之问。我们在劳动价值论一章,将专门讨论这个问题。

这个时代之问,是每个当权者都必须面对的问题:我们的权力是从何而来的?我们为什么要用我们的权力为人民服务?怎样克服资本权力对社会主义政治权力的腐蚀?从这个意义上说,《资本论》也是“为民之学”。

总的时代之问:人类社会将走向何方?——作为“修身之学”的《资本论》

人类是理性的动物。理性引导人们预测未来,创造未来。上述时代之问,必然要引导出人们的对于未来世界之问:

不断增长的财富与不断发展的生产力,将把人类社会引向何方?

资本积累与贫困积累的两极分化,不断膨胀的资本权力,将把人类社会引向何方?

导致一次次经济危机的资本逻辑,会把资本主义制度引向何方?

而这些时代之问归根到底构成了下述时代之问:人类社会将走向何方?

在此基础上,人们生存和发展的需要,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,引出了这样的时代之问:我们应当而且能够创造出怎样的未来?

这是人们对人类历史规律之谜发出的时代之问。它关乎每个人的未来,关乎人类子孙后代的未来,关乎全人类的命运。《资本论》对此作出了科学的回答,这就是资本主义固有的内在矛盾,注定其不可持续,人类社会必定被新的社会制度所取代——这就是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社会。因此,共产主义一定会在克服资本主义危机的漫长的历史奋斗中实现。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的根据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《资本论》是共产党人建立与增强共产主义信念的必读著作,是共产党人的“修身之学”。

《资本论》的伟大意义——对“时代之问”的科学解答

卡尔·马克思,一位对全人类负有强烈历史责任感和深刻洞见的德国知识分子,代表着工人阶级利益,用毕生的生命与智慧,解答了上述时代之问。

他出身于信奉基督教的犹太知识分子家庭,23岁获得哲学博士学位,25岁时迎娶了出身名门望族的妻子燕妮·冯·威斯特华伦。出众的才华与富裕的家境本来可以给他带来一生的幸福与安康。然而他却选择了一条立志要改变这个世界、为世界大多数人服务的道路。在青少年时代,17岁的马克思在中学毕业论文《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》中,就曾经许下他人生的崇高志愿:

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,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学者、大哲人、卓越诗人,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。历史承认那些为共同目标劳动因而自己变得高尚的人是伟大人物;经验赞美那些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。

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,那么,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,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;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、有限的、自私的乐趣,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,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、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,而面对我们的骨灰,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。

马克思用他的一生,实践了这一崇高志愿。在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之后,他担任了《莱茵报》主编,发文抨击当局,后来又撰写了抨击俄国沙皇的文章。由此遭到终身的政治迫害。从1843年秋开始,25岁的马克思便与夫人一同踏上流亡的征途。他一家的生计,起初靠夫人燕妮典当嫁妆来维持。后来在一段为期10年的时间里,马克思找到了作为《纽约论坛报》(New York Tribune)欧洲通讯员的工作,靠微薄的稿费维持生计。而1857年经济危机发生和美国内战爆发,马克思失去了这份工作,他的家庭贫困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。女儿与儿子相继夭折,妻子燕妮险些死于天花。为了生活,马克思典当了自己唯一的大衣……这是怎样令人难以想象的艰难。尽管如此,为了无产阶级解放事业,他用一生的心血来回答人类历史提出的“时代之问”,用理论与实践探索指引人类通往未来的道路。

马克思是第一国际(即国际工人联合会)的创始人之一,实际上的精神领袖。而他最重要的贡献则是创立了以《共产党宣言》和《资本论》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。1848年,“三十而立”的马克思与28岁的恩格斯受“共产主义者同盟”的委托撰写了《共产党宣言》,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学说的诞生,也标志着马克思立下了自己一生的目标。而此后马克思全身心投入《资本论》的研究与写作中,对《共产党宣言》的观点进行了严密的科学论证与发展。这两部著作是马克思的许多重要著作中最为重要的两部。《资本论》则是马克思主义百科全书——它包含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:历史唯物主义哲学、政治经济学与科学社会主义。

《资本论》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整整四大卷的鸿篇巨制,然而其书名却最短:短到只有一个德文单词:Das Kapital(资本,“资本论”中的“论”字,是中译本按照中国人的语言习惯加上去的)。这是因为正是这个“资本”,乃是自文艺复兴以来直到今日,主宰着整个西方社会,并且逐步通过全球化进程而支配整个世界的社会关系力量。可以说,资本是塑造现代社会形态、现代国际关系的主要社会力量。《资本论》通过分析“资本”力量的来龙去脉,揭示了现代社会的深层奥秘,科学地解答了上述时代之问,树立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丰碑。这本著作道出了资本力量的真正来源——人民的劳动,建立了以劳动人民为中心的科学理论,因而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,“无论时代如何变迁、科学如何进步,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,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。”习近平:《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》,《人民日报》2016年5月18日。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着资本,只要资本还在支配着或影响着这个世界,《资本论》就没有过时,就是引导我们走向未来社会、创造人类历史的思想灯塔。

扩展阅读Extended reading

    浏览历史Browse History